主页 > 创意的沟通 >“首相从没说废煽动令”‧吉打代表:何来违诺 >

“首相从没说废煽动令”‧吉打代表:何来违诺

“首相从没说废煽动令”‧吉打代表:何来违诺(吉隆坡29日讯)巫统吉打州本同区部代表莫哈末卡玛指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第十三届大选时,只是答应会对1948年煽动法令进行研究及探讨,从未承诺会废除,他不明白何来首相违背承诺之说。他于週六在最后一天巫统大会辩论教育与宗教课题时,针对反对党指责首相纳吉不废除煽动法令是违背承诺一事,如此指出。他促请巫统党员必须回到自己的选区向选民作出解释,即首相从未承诺要废除煽动法令。“我同意巫统代表全力支持保留1948年煽动法令,因为伊斯兰教是要确保国家安宁、安全与种族和谐。那些不同意保留煽动法令者,只懂得发表种种诬衊言论。”莫哈末卡玛说,真正违背诺言的人,不是首相纳吉,而是那些种族主义者、极端主义的马来人,以及与国家叛徒串谋的马来人。应保留内安令他也在大会上重提首相纳吉在第十三届大选后提出的“华人海啸”论,并反问:“是谁没有把选票投给国阵,所以纳吉才会说这是‘华人海啸’。”他恳求那些支持反对党的马来人,不要忘记今天马来人享有的一切是巫统为马来人奋斗的成果。他也提醒马来人,如果在马来人社会里出现反对的力量,这意味侮辱伊斯兰教。莫哈末卡玛在辩论时也提到,如果政府要照顾国家的安全与稳定,应该继续保留内安法令。他说,内安法令的存在,是要提醒国人513事件是玩弄政治所致,因此政府不要事件重演。“如果马来西亚再被统治,受苦的是人民,所以煽动法令及内安法令的保留是极为重要。”同时,莫哈末卡玛指出,巫统拒绝种族分化及自由主义,因为两者在伊斯兰教义中被视为迷失方向,他促请马来人不要跟随另一条阿拉的道路。“如果伊斯兰党作出违背伊斯兰教义的行为,这表示该党走了另一条阿拉的道路,意味是迷失方向,伊斯兰党才四分五裂,这也是巫统拒绝跟伊斯兰党合作的原因。”青年团建议巫统拿回人资部长职巫统吉打州马莫(Merbok)区部青年团代表拿督赛夫哈兹在巫统代表大会上高喊马来人在私人机构受到歧视,因此认为政府是时候要把人力资源部长的职位给回巫统,以便马来人的权益受维护。目前人力资源部长职位是由砂拉越人联党署理主席拿督里察烈出任,该职位之前则是由国大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苏巴马廉出任。赛夫哈兹週六在巫统代表大会辩论经济课题环节上,提出这项建议。他说,马来人在私人机构的成就受到歧视,他对于国内一部分的私人机构不曾帮助和关注种族在私人领域发展平衡的问题感到遗憾。他提到,根据一项在2005年的研究报告,土着在私人机构担任职位的比率只有32%,比华裔还低。促发展乡区他感叹,马来人的人口在国内是最多的,可是薪水却是众多种族中最低的。对此,他严厉谴责那些没有对种族发展平衡问题作出贡献的私人机构。他说,为了维护马来人的权益,巫统马莫区部青年团建议巫统拿回人力资源部长职位。此外,他认为,现在是最适合的时候,重新恢复新经济政策,以维护马来人的权益。他提到,根据2013年的数据,月收入超过4000令吉的最少种族是土着,只占了22%,然而,月收入超过1万令吉的最多种族是华裔,占37%。“事实上,以前巫统领袖通过新经济政策成功公平分配国家的财富,当时相比1998年,国阵政府成功把家庭收入提升至17倍。”他也促请巫统领袖不要忘记巫统的支持是来自乡区,所以发展乡区对巫统而言不再是一个选项,而是必须和责任。首任首相有人答纳吉妇女代表感悲哀“马来西亚的第一任首相是谁?”竟然有人答是拿督斯里纳吉。曾经担任学校英文老师的巫统妇女组吉兰丹主席拿汀拉希玛,週六在巫统大会辩论宗教及教育课题时,道出大马人不了解大马建国历史的悲哀。她在教学时曾询问学生,谁是大马的第一任首相?有人答纳吉,有人甚至说不知道。历史列必须及格科目她赞成教育部将历史科列为必须及格科目,因为这有助于加强大马年轻人对建国历史的认识,从而提升大家的爱国精神。她指出,大马已经独立了57年,却还无法塑造和谐及团结的多元社会,各种族之间充斥着嫉妒、猜疑,有者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国语是什幺,忘了自己来自哪里。除了之前提及的建国历史,拉希玛也道出国语的重要性,大家不应该忘记马来文是国家的国语,大家应该以此语言为傲,而非说一些“罗也(Rojak)”语言,甚至以英语作为国家代表性机构的缩写。她以太子世界贸易中心为例,“PWTC”的缩写其实是英文,理应改用“PDDP”,即是国语Pusat Dagangan Dunia Putra的缩写,其他还包括大马政府机构如城市转型中心(UTC)及乡区转型中心(RTC)都不应该使用英文缩写。抨同性恋属社会病态妻子比丈夫还“man(男人)”,丈夫的“咪咪”却比妻子大。巫统雪州代表依斯迈在辩论时挑起同性课题,直斥非政府组织争取同志权利是社会病态,最后导致孩子结婚对象性别错乱,男的胸部丰满,女的鬍子茂盛。虽然本届巫统辩论提案未有涉及跨性别及同志课题,但许多代表在辩论宗教及教育课题时,都提及“变性”及同性恋话题。依斯迈直斥国内一些非政府组织争取同志权利,甚至向政府施压要求政府认同同志人权,都是一种社会病态,甚至即场描述同志婚姻现象,绘声绘影引人发笑。“到了适婚年龄,男同志带伴侣回家见家长,结果妈妈发现孩子的未婚妻比自己的丈夫更像男人(Jantan);鬍子比依布拉欣(借喻)更厚。”依布拉欣是玛拉工艺大学副校长,为巫统资深党员,蓄留一把浓厚鬍子,依斯迈以他比喻作变性人虽变成了女子,但一些生理特徵还是男生的。依斯迈说,同样的情况可能出现在男性身上,反过来如果女儿向妈妈介绍自己的未婚夫,结果对方的“咪咪”比自己的还要大。矢重夺雪政权依斯迈在作比喻时,以“nen nen”直称胸部,引起代表哄堂。代表雪州的依斯迈一上台就高喊:“雪州已经连败两年啦。”引来现场一片嘘声后才惊觉自己讲错话,马上纠正“是雪州连败了两届,不是两年”,议长反揶揄依斯迈:“难怪雪州会连败两届”。依斯迈一脸尴尬地继续说,雪州不再允许连败三届,希望全国巫统同志协助雪州重夺政权,他知道雪州巫统绝不孤单,因为有党主席拿督斯里纳吉为他们撑腰。他也促请党同志向台湾国民党学习,虽曾连败两届,但最后仍可以扭转政局,重夺政权。大专生促自己人帮自己人“自己人应该要帮自己人。”大专生代表莫哈默纳金在巫统辩论环节时强调,土着社会要富强就要自己人帮自己人,买自己人生产及出售的产品,做到真正的团结(Solidarity)。他说,年轻土着有更好的经济前途,也不能只是依赖政府支助,最重要的还是回到“自己人(土着)”的帮忙,好比去商店购物,即便自己人出售的货品比较昂贵,看在自己人的份上,应该买自己人的商品。促政府助年轻人就业“如果自己人都不帮,谁会帮我们土着?”莫哈默纳金週六在巫统大会辩论经济课题时,代表全国大专生向国家领袖“喊话”,要求政府关注年轻人失业率提升的问题,“多多关照”年轻人,除了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还要协助培训更多的年轻人企业家。他说,年轻人佔大马46%的人口比例,而近期公布的90万名失业人士数据中,大部分都是土着年轻人,再不然就是无法找到本科系毕业的相关工作,导致一些生物科系毕业的学生从事旅游业;绿色生态研究生去了稻米厂。他希望政府重新检讨现有的国立大专(IPTA)和私立大专(IPTS)机制,也促请政府从各方面协助年轻人就业,其中包括提供年轻土着企业家培训及提供年轻土着创业援助及拨款。促设年轻土着企业部“其实,年轻土着不是不要创业,而是现在的借贷条件太苛刻,借贷者必须给予贷款数额的30%抵押,在没有资本的情况下,怎幺可能还可以付出高额抵押?希望政府可以改善这一点。”莫哈默纳金建议,政府可设立年轻土着企业部,以便更有效地提升及辅助年轻土着,同时协助年轻土着开发国内外市场,扩大创业版图。【总结】凯里:全党年轻化贴近青年巫青团长凯里指出,党所推动的年轻化并不仅局限于年龄,而是全党上下都需趋向年轻化,贴近年轻人的心声,巩固巫统的地位。他举例,“就像首相兼党主席拿督斯里纳吉虽然年纪不轻,但是他的面子书粉丝人数却数以万计,同时像年轻人一样融入自拍文化,这就是年轻化。”“总秘书拿督斯里东姑安南将头髮染黑也是年轻化的一部分,但这不表示长辈们要学习年轻人一样,穿紧身衣及粉色系裤子,那不是真正的年轻化而是疯子的行为,年轻化不仅局限在年龄。”凯里是于週六在巫统大会总结时,如是表示。他敦促巫青党员们不要过于轻佻,并认为随着党迈向年轻化,长辈就要退位让贤给年轻的一代。“年轻化不是巫青的捷径,党是以贤能者居之,年轻化不是争权夺位,由谁上任是上苍的决定。”党是以贤能者居之他说,第十四届大选将有更多的年轻选民,因此党必须推动年轻化,而不是一成不变,任由年轻人加入反对党。他指出,反对党在安顺补选派遣年轻马来女候选人上阵,成功吸引很多年轻女性票,因为年轻人均认为,该党愿意给予年轻人机会。“我认为巫统女青年团实力远比反对党强,虽然年轻化不是年轻人作出选择的主因,但也是要素之一。”凯里强调,年轻化不是要削弱或分化党,而是要更进一步强化巫统。沙菲益:着重2策略迎战大选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沙非益,为了迎战第十四届大选,巫统工作小组必须着重两项策略,即维持国阵堡垒的胜算,以及重夺国阵在第十三届大选败北的选区。他说,儘管这两项工作小组性质看似不同,但它们必须在所有巫统区和支部进行。此外,也是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的沙非益阿达在总结时指出,办理选民登记是很重要,因为这可决定是否可赢得全国大选,而从2013年6月至2014年9月,巫统为5939人办理选民登记手续;马华为256人办理选民登记手续、国大党为266人办理选民登记手续以及民政党为373人办理选民登记手续。但他说,这与反对党相比却有相当大差距。“伊斯兰党为1775人办理选民登记手续、公正党为2103人办理选民登记手续,而行动党则为9309人办理选民登记手续。”巫统将设小组改善煽动令国防部长兼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指出,巫统将设立小组,以探讨改善现有煽动法令,确保法令符合宪法精神。他也是巫统党章与法律组主席。他说,巫统已经透过这个小组,接触一直想与巫统同在,及由一批年轻律师组成的“巫统真正伙伴”(Bona Fide Friends of UMNO)组织,以平衡律师公会独大的声音。“不是只有律师公会才会发表意见,他们以为他们代表全民声音,但所有人对法律都持有不同意见。”“国家宪法必须公正及公平执行,因此我们会继续推动这个小组,共同加强及改善煽动法令。”另外,他也说,国防部将拨款1亿令吉给海陆空军的家庭维修房屋。他指出,该部将和退役军人组织、国防大学及退伍军人事务机构合作,探讨提升这些组织的福利。【花絮】孩童走失找爸妈68年以来,巫统大会第一次有孩子走失?巫统大会议长丹斯里峇达鲁丁在代表辩论宗教与教育课题时,突然要求代暂停一会儿,因为某家孩子走失了,辩论舞台必须让路成为“孩童走失呼唤中心”,帮帮孩子寻找爸妈。之前不断要求代表看准时间,不要多多废话,加速辩论速度,现在却突然中断代表谈话,议长一脸不好意思地说:“这可是巫统大会以来,第一次有孩子走失,我们得帮帮忙,帮他找一找爸妈在哪里。”这时镜头转向正在哭泣的男童,根据了解,双亲是来自太平的巫统代表。议长要求代表尽快“赎回”自己的孩子,不要只顾着在大卖场血拼而忘了孩子。为平复男童的情绪,议长要求男童对着镜头喊:“巫统”,但男童也许太害怕,只是一直哭泣及摇头拒绝,让议长有些无奈,心有不甘地说:“我孙子都会喊巫统、巫统,只有他们喊了巫统,我才让他们进家门。”大学生作诗求爱巫统代表大会除了是党员表现伶牙俐齿的平台,似乎也是让党员公开求偶的好地方。就读玛拉工艺学院数学系的巫统全国大学生代表东姑依万除了有机会在台上辩论外,也不忘藉此机会以一首马来诗求爱。诗意为,“我今天来是为了找对象,可是没机会遇到,但没关係,相信在辩论后,会成为女性感兴趣的对象。”他在辩论时透露自己22岁,大会议长丹斯里峇达鲁丁调侃他,年纪小小就要找妻子,而东姑依万回应说:“因为女青年团党员都很漂亮。”最后,东姑依万更自荐要成为峇达鲁丁的女婿。大卖场疯狂大抛售巫统大会进入最后一天,位于世贸中心二楼的敦拉萨礼堂3个大卖场将“妈妈”摆上台,以“如果我卖贵,妈妈会生气”及“妈妈叫我便宜卖”的横幅,吸引顾客目光,疯狂大抛售。其中以女性马来装布料摊位最为多人抢购,很多顾客抱着“不买也看看”的心态,希望在大卖场内捡到便宜。‧2014.11.29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