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懂生活 >-世界第九大奇迹----龙游石窟 >

-世界第九大奇迹----龙游石窟

世纪末,一个惊人的发现轰动世界,同时也带来一个千古谜团,搅得学术界众说纷纭---这就是龙游石窟。
1999年12月8日,第二届中华石窟文化与经济研讨会在浙江省龙游县召开。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杨鸿勛、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专家评审委员会副主任罗哲文、郑孝燮、文物专家胡季高、北京大学教授谢凝高、全国人大常委毛昭晰、浙江省社科院研究员周楚平等数十位专家学者齐集龙游,共同探讨这个千古之谜。
8日上午,踏着明丽的冬阳,与会者来到县郊的凤凰山,在森森雷竹、葱葱苍松掩映下,人们一步入龙游石窟,马上被眼前宏大壮伟的气势震慑了:4根石柱顶天立地,支撑着宏大的石室。洞顶呈45度向内倾斜,顶部及四壁有规则地刻着纹理匀称的装饰纹,洞高二三十米,整个洞有1200平方米左右...
千年末的惊人发现
凤凰山其实只是个丘陵,海拔69米,一直荒无人烟。本世纪50年代,山下村民为避洪水迁至山上。村民很快发现,山间有众多水潭,均深不见底,故这些水潭均被称为“无底塘”。水潭成了村民长年用水的水源;潭中有鱼,常可为村民佐餐。一次,一村民在水潭中捕得一条37斤重的鱼,此事引发了村民吴阿奶等人的兴趣,何不将潭中水抽干捕鱼!
1992年6月9日,吴阿奶等4位村民选中了水面面积仅20平方米的“洗衣潭”抽水。抽水机开始日夜作业,水在下降,一道石壁渐渐显露。然而越往下水面越往里倾斜,第四天,水面上露出一行台阶!水泵加至4台,第九天,两截巨大的鱼脊状石柱显露!17天后,水落洞出,一座气势恢宏的地下石室展现在他们眼前。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17天劳作竟连鱼腥味都未闻到---鱼一条也不见了。
几个农民一鼓作气,共抽干了7个石窟,个个石窟紧挨着,排列工整,每个石窟均有石阶通向洞底,石窟内的石柱根据洞的大小1到4根不等,其布局符合力学原理;洞与洞的间隔有些仅50厘米;令人惊异的是,这7 个石窟的布局竟呈北斗星状。在1号洞的石壁上,农民发现了一幅神秘的图画:石壁上刻有马、鸟、鱼;而在另外的石洞里多处发现数米长的闪电状刻纹。在这7个石窟周边1公里范围内,类似的石窟共有24个,而沿衢江北岸还分布着更多的石窟,显然,这是一个庞大的石窟群。
然而,7个洞内除发现一尊无头石像外,未发现一件文物。
龙游石窟马上在国内外引起轰动。有专家考察后评价:龙游石窟是继埃及金字塔、万里长城等八大奇迹后的“世界第九大奇迹”。国内考古界、建筑界、史学界的专家学者纷纷到龙游探秘。
千古之谜众说纷纭
谜团接踵而至:石窟系何人开凿?凿于何时?有何用途?石窟为倒斗状,口小底大,如何采光?石窟并行排列,并行的石室间隔仅50厘米且互不沟通,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用什幺方法作如此精确的测定?24个石窟,开凿出的石料有8万立方米,都运到何处作何用途?洞中有鸟、马、鱼的石雕图案和闪电状刻纹,表达何意?石窟数量究竟多少?石窟曾是石背山上的明代古剎竹林禅寺的放生池,放养了许多鱼鳖,为何水抽干后不见一条鱼,难道鱼鳖都土遁了不成?...然而,如此庞大的工程,史书、方志以及典籍均无任何记载,连民间传说也没有,为何保密工作做得如此好?
一个又一个谜使人费解,费解的谜更吸引人去探秘,去破译。第一个到龙游石窟探秘的是杭州师范学院的周少雄副教授。他考察后认为,这是一个废弃的采石场。理由是,从凿洞的方式看,是逐层下剥,采用斜凿的方式把岩石和岩体剥离。石窟紧靠衢江,便于运输。从凿痕看,应是铁器所为,因此,时间可推到汉代炼钢技术出现之后。浙江省社科院历史所所长陈剩勇教授和洛阳龙门石窟研究员李文生支持了这一观点。
浙江省古汉语专业委员会理事兼秘书长褚良才博士手提矿灯走进石室,他事后描述看到石室后的感受:“一种巨大的震慑感传遍全身”,他为人类祖先的伟大创举“激动得浑身发抖”。在查阅县志时他发现明代一幅叫《翠岩春雨》的画,画中描绘了衢江边一个用来作仓库的人工石洞,综合考察和这一发现,他提出了“地下仓库说”。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中国建筑学会会长杨鸿勛专程考察石窟后却认为,自己从事建筑考古学学科建设工作近3 0年,对龙游石窟的考证是最富挑战性的工作。从石窟的凿痕看,他认为工具应是青铜器,那幺时间可以定在春秋时期。当时越国战败,传说中,越王勾践为复仇,藏匿深山打造兵器,训练士兵,而在何山秘密训练,这是个历史之谜。“十年生聚,十年教训”。越国借姑蔑之地练兵也是在情理中。据此推断,石窟是用于藏兵练兵的。于是这就有了“藏兵说”。
敦煌研究院石窟研究所原所长施亭萍教授提出“地下宫寝说”。之后,又有“道家福地说”、“伏龙治水说”、“巨石文化说”...有人甚至提出石窟是外星人所为,于是又有了“外星文明说”。
毫无疑问,不管哪一种学说,在科学的论据得到之前都只能是假说。
千古之谜,解好?不解好?
有一种观点,认为谜是一种资源,保持千年之谜,等于保住了龙游旅游的巨大魅力,谜若解开了,魅力也就消失了。因此,石窟之谜还是不解为好。这种观点很能吸引部分人。
“保持谜面,形成谜团,定位旅游,科学建设”,这是龙游县针对石窟的开发和保护提出的方针。这一方针是否与“ 谜是旅游资源”的观点有关尚不得知,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确实是因为这个谜,龙游的旅游兴盛起来了。永远保持石窟之谜,使石窟永远成为旅游胜地,显然对发展当地经济有利。
然而大部分专家不同意这一观点。据说,农民在早期开发石窟时没有将洞底的淤泥清除,他们曾通过打桩得知,洞底的淤泥有5-8米厚。专家们认为,只有清淤才能知道洞内是否有遗存的文物。为何石窟发现至今一直未对石室进行发掘?这是否与不想解开这个谜有关?问及此,有专家解释说,靠一个县的力量,无论在财力物力和技术力量上都不足以完成发掘任务,发掘石窟的任务必须由国家承担。
8日下午,研讨会的议程是新闻发布会,杨鸿勛、郑孝燮、谢凝高、周楚平等专家学者在发布会上纷纷陈述自己的观点,研讨会成了专家论坛。
郑孝燮说,龙游石窟是我国建筑文化的重大发现,这个石窟是大窟、深窟、空窟、群窟,这与敦煌、大同石窟均不同,粗犷、雄伟、惊人。这是一种特殊的建筑文化,是了不起的工程,必须高品位地保护好。
杨鸿勛称“这样的石窟在中国建筑史上是第一次发现”,谜必须解开,如果不解开,外国人就会认为中国人无能,这幺几个洞也搞不清楚。石窟是建筑考古学的研究对象,要抓紧破解。
董楚平不同意“采石说”。他认为,谜是旅游资源,像金字塔,谜搞清楚了,价值就更大了。敦煌为世人所知才100年,藏经洞的发现引起过轰动,谜解开了,全世界的人都去了。《越绝书》中记载:“越国有石室”,会否就是指龙游石窟?
龙游石窟是20世纪末叶的惊人发现,是个千古之谜。看来要解开这个谜,只有等到21世纪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