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猫生活 >一场未终结的革命!为何女性裁判的NBA全职工作受阻? >

一场未终结的革命!为何女性裁判的NBA全职工作受阻?

在21年前,当NBA僱用了Dee Kantner和Violet Palmer作为裁判时,可谓是开创了美国男子职业大联盟聘用女性全职裁判的先河,而这也意味着,那存在于性别之间的围墻终于被打破了。曾经,这被看作是时代的进步,但如今,许多人所期盼的文化观念上的转变并没有因此发生。在现今的NBA裁判名单中,你只能找到一个女裁判的名字,而除去上述提到的两人外,她就是唯一一个被NBA聘用的女裁判了。

改革艰辛,长路漫漫。

一场未终结的革命!为何女性裁判的NBA全职工作受阻?

公平的讲,NBA并不是仅有的缺少女裁判的联盟。「从来没有过女性执法男子比赛,这种现象一定需要改变,」Barry Mano这样说道。他是美国体育裁判协会(NASO)的创始人和主席,也是裁判杂誌的创始人,美国棒球大联盟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女裁判,曲棍球联盟也没有,而在2015年,美国职业美式足球大联盟(NFL)聘请了第一位女性裁判。参照其他大联盟的标準,NBA似乎还走在了时代的前沿。但是它并没有始终保持在前列,也没有人知道,究竟何时它才能重燃这样的改革势头。

裁判是一个日渐凋零的行业,不论是何种体育项目。Mano认为,来自运动员和球迷的不良态度,以及可怜的薪水,是裁判员们离职的主要原因。NASO在2017年度对全美17487名裁判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在1970年,裁判员平均入职年龄为大概19,20岁的样子,而如今,这一数字变为了42岁。

「年轻人们不会进入到这个行业中。他们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Mano这样说道。「这样的现实赤裸裸地展现在人们面前,迫使联盟在僱用裁判后竭尽全力留下他们。」在NASO的调查中,有64%的裁判认为,裁判招募的方向,将更多地趋向于容纳「弱势群体」(包括女性)参与到这个行业中来。

不过,现实真的是这样吗?

在接到来自NBA的训练营邀请电话前,Violet Palmer已经在NCAA女子篮球一级联盟工作了有八个赛季。「我参加了训练营,并且表现得很出色,」在一次电话採访中,Palmer对《B/R报导》这样说道。「我了解到,你所需要做的,就是竭尽所能达到训练营中的顶尖水平,这样的话,当联盟中有空缺位置时,你的机会就来了。你看,在1997年我接到了电话邀请,于是我得到了机会,成为了联盟中的一名裁判员。

从那以后,Palmer在裁判的岗位上共待了18年,如今,他在联盟中担任裁判管理部门的经理。「事实上,我进入到了一个阴暗面中,」她笑着说道,「因为我之前在球场上作为一名裁判,而最终我退休了,现在我是一名管理者。」

Dee Kantner,与Palmer同时进入的NBA,仅仅坚持了5年就被炒了鱿鱼。在她离职之际,根据联盟消息来源透露给媒体(《洛杉矶时报》)的相关信息,这是由于「她在个人发展层面没有取得足够的进步」。Kantner拒绝接受採访来谈论此事,但在近日接受AARP(美国退休人员协会)採访时,她提到自己入驻NBA,是一件很有「开创性」的事,不过她的解僱却又是「灾难性」的,但这却是发生在她身上最美妙的事情之一了。「那段经历后,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变为一个更棒的裁判,在生活中,我也有了更为健康的三观,」她这样说道。

一场未终结的革命!为何女性裁判的NBA全职工作受阻?

在女性被正式列入了NBA裁判的名单仅仅一年后,NBA却发现,自己的录用制度受到了严格的审查,尤其是当他们输掉了那场关于性别歧视的诉讼官司之后,形势愈加严峻。诉讼的主人公是Sandra Ortiz-Del Valle,这是又一个有志加入NBA的女性裁判员。在那时,Palmer和Kantner共同作证,他们是由于自身的价值而获得工作的,而性别并没有对他们的生涯有着什幺影响。不过最终陪审团没有採用这种说法,他们坚持认为性别歧视就是Ortiz-Del Valle没有获得NBA裁判工作的真因。儘管NBA以两位女性裁判的证词来进行辩护,最终他们还是被法庭勒令向Ortiz-Del Valle赔付了785万美元的损失费。

经历过这场诉讼案后,二十年间,许多情形都发生了变化。对于那些预备裁判员们,NBA如今建立了更加完备的流水晋陞制度。他们从不同的联盟中选拔而来,更多地来自NCAA,也有的来自于校级联盟,职业,业余锦标赛,或是高中巡迴赛。裁判有可能被NBA的全职球探发掘,也有可能通过发展训练营脱颖而出。最终挑出前100名的候选人,经过初级、中级、高级训练营的层层选拔,顶尖的优胜者将被选入发展联盟执法。而那里,将是他们前往WNBA或是NBA的一大跳板。

近期,Michelle D. Johnson负责监管这一项目进程。她是联盟新任的高级副总裁兼裁判运营主席,在去年十月担任这一职位,负责监督这三个联盟的裁判工作,同时也着重关注改革球探,发展,评估的传统流程。根据NBA的有关数据,在NBA发展联盟中,65名裁判中的16人(28%)是女性,在2017WNBA赛季中,32名裁判中的12人(37%)是女性。

儘管情况已经改观了许多,然而现实是,如今的NBA只有一名女性裁判——Lauren Holtkamp。这是她职业生涯的第四个赛季,在杜瑞大学参加了第二级别的比赛后,Holtkamp开启了她前往NBA的征途。毕业之后,她开始吹罚青年队的比赛,随后作为高中级别比赛的裁判,再往后,她走入了大学比赛中。在那时,她住在亚特兰大,同时于埃默里大学攻读神学硕士学位。

「我在NCAA二级联赛,一些初级大学比赛,还有高中比赛中都当过裁判。」Holtkamp在电话採访中这样告诉《露天看天报导》。」如果你想在大学级别的比赛中得以执法,你就要参加夏季训练营,他们就像是一次评估选拔,Dee Kantner也在那里任教Holtkamp的工作被Kantner一览无余,几週之后,在一场WNBA的比赛中,Holtkamp坐在了Kantner的身旁。在那时,Kantner是一个NCAA的裁判,并且担任WNBA的人事主管已有十年之久(从2004年至2015年)「我问了她很多问题,完全沉浸于谈话之中。」Holtkamp这样说道。从那时起,Kantner将她与NBA裁判发展与表现事业委员会副主席助理,George Toliver联繫到了一起。Toliver正在举办一个教学训练营,优胜者可以获得来自NBA夏季联赛或者NBDL(现称开特力联盟,即发展联盟)的邀请。并且可以以此作为跳板前往WNBA执法,并且最终有望获得NBA的青睐。在那里,她结识了另一位女裁判Brenda Pantoja,在2012-2013和2013-2014赛季中,她们俩都正式地为联盟工作。(但与Holtkamp不同,Pantoja并未被僱用,但在週日的比赛中她同Kantner一起吹罚了女子一级联盟的全美冠军战)

一场未终结的革命!为何女性裁判的NBA全职工作受阻?

儘管每个被问到这个问题的人都表现出了他们的乐观态度,认为通过流程选拔女裁判进入发展联盟和WNBA是可行的。但不论是Johnson还是Holtkamp都不能说清为何女性没有更多地从WNBA进入NBA执法比赛。Palmer相信我们之所以没有看到更多的NBA女性裁判,答案很简单:「我没有看到现在已经完全準备好进入NBA的女裁判,很显然,如果她準备好了,她就能获得机会,得到工作。」

我们依然难以想像,在二十年的时间里,只有三名女性被认为有能力去赢得这样的机会。但是Johnson解释到,联盟的球探们每年会关注大概一千名裁判,而每年只有30人可能被列入真正候选人的範畴。并且,考虑到在职的65名裁判员中,由于退休或是重大失误离职的人数微乎其微,这意味着「对于人们来讲,走到台前证明自己是一件极具竞争力的事情。」Johnson这样说道。

就像NBA的发言人在週一对《B/R报导》说的那样,过去的十年间,大概19%的发展联盟裁判员最终得到了全职NBA的职位。作为对比,只有5%的棒球小联盟裁判员可以获得棒球大联盟的青睐。

Johnson同时指出,裁判团队中巨大的性别差异是联盟所关注的一大问题。除去更多的女性出现在发展联盟中,她拿自己来作为一大证明。「你们也许会猜测,我如今走到了这个位置,也许就是由于这样的原因。你知道的,NBA很在意自己在社会上的影响,」她这样说道。然而,在去年发布的文件中,NBA计画採取一系列举措,去「延续近来对于透明执法所做出的努力,包括高科技的引用,以及提升裁判的临场表现,改进训练,发展以及录用标準,」而在这些联盟所制定的目标中,我们并没有看到任何有关聘用更多女性,或是增加性别多样性的相关条目。

其中的一项举措就是裁判发展计画。始于2016年,这个为期3年的项目包括了4名男性,4名女性共八人的参与者。要想进入这个训练项目,裁判候选人们必须在申请后通过重重的面试选拔。他们被认为是NBA的全职员工,决定去学习和发展。当他们在这个项目中最终毕业时,根据每个人的表现不同,一般不到三年,就能获得发展联盟的一份工作。这个项目的目的,是带来更多样的裁判后备力量,并且提高了裁判的水平。

一位全美篮球裁判协会(NBRA)的发言人,Mark Denesuk声称,由于他对于裁判的职业生涯路径与发展过程并不是很熟悉,他不能解释为何没有更多的女性在NBA工作。当被问到NBRA是否帮助过任何一名女性解决与性或是性别歧视有关的问题时,他这样说道,「我并不了解,」但随后补充道,「我不能代表官方来谈这件事。」

这些差异很重要,但我们也不能从表象看问题。一位NBA的发言人拒绝谈论关于裁判的薪资状况,但Mano谈到,NBA与WNBA的裁判待遇的确有很大的差距。根据来源于NASO办公室的主要信息,Mano说,根据裁判资历的长短,WNBA裁判工资从每场800美元至1800美元不等。如果按这个数字来进行计算,一个赛季的34场比赛过后,一名WNBA的裁判大概的收入在61200美元左右。而在NBA,例行赛一个赛季有82场比赛,Mano预计每赛季最低工资应该在大概12万美元左右,对于那些球场上的「鼻祖」级裁判,最高工资能够达到40万。

「主要的问题在于,我认为如果A联盟相较于B联盟能够产生更多的收入效益,那幺A联盟中球员,教练以及裁判的收入将会多于B联盟,」Mano这样说道,暗示了两个联盟之间存在着盈亏效益之间的区别。在2016年,《纽约时报》曾做过报导,半数的WNBA球队都处于亏损状态,而根据富比士的数据,在2015-16赛季中,NBA的各支球队总收入则高达59亿。但我们不难发现,裁判之间收入的巨大差异主要归因于不同性别导致消费的差异,以及在场下女性的边缘化。

Palmer认为,仅仅提出「为何NBA没有更多的女性裁判」有些过于简化了这个深层次的问题。「你必须意识到,现在的NCAA联盟正在飞速成长,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也越来越高,同时也有很多的女性裁判……以及有谁不想成为一名NBA裁判,」她说道。「她们会说,『为什幺我要离开现在的岗位,去在一个更长的赛季中工作,而那里的一切又是那幺紧张激烈,当我可以留在一个我喜爱的联盟中时,我有什幺理由离开这里呢?』你不能质疑她们这样的态度。」

Mano也回应了这样的观点。「你可以参与执法六七十场一级联盟的比赛,除此之外开启自己的另一段裁判生涯。」他这样说到。「有些人每场比赛能够收入2500-3000美元不等。有些人一年吹罚40场比赛,而有些人一年能工作95场比赛。并且你仅仅从十一月工作到三月,也许还佔用四月份的一点点时间,因此人们做出了他们的选择。」按照这样计算,有些人一年中通过在NCAA工作能够收入28.5万美元。

在NBA执法是件难事,在联盟中的工作花费大把的时间与精力,Johnson透露,裁判员平均每场跑动四至五英里,同时还要即使捕捉大量的细枝末节。「他们需要锻鍊自己的领导能力以及沟通技巧,而这样的职业经验水平,需要几年时间来历练才能变得炉火纯青,所以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幺我们不能完全敞开大门,降低录用标準。他们必须真正地準备好了。」Johnson解释道。

这就是为何联盟这几年极力完善裁判流水发展计画,并且推动其成形。「这需要经历几个时期,培养出不同风格的裁判员,尤其是女性裁判员,」Palmer说道,「在这个节点上,我认为对于女性来说,人才们正在前赴后继地涌现。她们正在接受必要的训练,当机会出现时,他们就会抓住机遇。」

Johnson同意这样的看法,「你已经意识到,Holtkamp在这个联盟中很快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

上一篇: 下一篇: